刘维佳:中国文学与中国科幻的脚步

sfwada 2017 年 7 月 14 日 0

 

一、 中国明清时期才是真正的中国传统小说时代。这与人口大增读书人增多有关,也就是知识开始走入民间,不再被士大夫垄断,商人中读书人也越来越多。很多读书人开始做出版生意,很快不少人自己写起了小说。这个时代的小说其实是健康自然地成长,所以成就很大,出现了四大名著,其中三本是通俗文学,只有红楼梦是士大夫小说。从这可以看到,小说本是草根艺术,士大夫文学是在通俗文学的土壤上慢慢生长起来的。
二、 中国文学受国运影响很大。五四运动打断了中国小说的生长脉络,中国传统小说的传承性被打断。新文学运动之后,中国小说急剧西方、精英化,通俗小说开始受到越来越猛烈的排挤甚至打击。
三、 建国后直到文革结束,中国通俗小说渐渐绝迹。直到二十年前网络文学兴起。其实网络小说不新奇,一百年前就有,就是民国时期的报纸连载小说和古代说书先生那套本事。网络小说最开始也很精英化,但很快就彻底大众化了。
四、 文革后百花齐放,本来形势特别好,所以那几年科幻小说成就很大。值的注意的是,那一时期的科幻,很大程度上就是通俗小说,很多都是惊险侦破小说和恐怖小说。和同时代的通俗小说家比,科幻作家们一点也不落伍,这可能是因为老作家们少年时大量阅读民国通俗小说,写作通俗小说比较娴熟。这一时代的繁荣,传统通俗小说其实功不可没。后来的清污运动,科幻最受打击,也和当时科幻通俗化有关。后果是中国科幻与通俗文学一样,断了脉络,中国科幻从此被打断了一条腿,至今没有恢复。九十年代中国科幻复兴,小说西化格外严重,大刘就说过,中国科幻的问题,就在于学欧美科幻学得太像了。
五、 现在的中国科幻热,大刘的三体功劳无论怎么评价都不够。但是三体红利早晚会吃完。直到现在,也没有出现多少能为三体红利“添油”的人和作品。市虽火,苟安必危。

 



Leave A Response »

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