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银河之心•天垂日暮》试阅

sfwcc 2015 年 1 月 22 日 0

作者:江波
第三章 奇异星域

冰冻的尸体静静地躺在冬眠舱里。他的身体仍旧蜷曲着,戴着一个透明头罩。为了不造成损伤,布丁很小心地指挥机器人,保持躯体姿势一点都没有变。
冬眠舱是为李约素准备的。长时间的旅途中,冬眠作为节省生命的手段必不可少,为此李约素抵押了一直保留的两颗金纽扣,并就此成了穷光蛋。虽然早就失去了身份,然而他总是保留着军服上的两颗金纽扣作为纪念。漫长的三十年间,无论如何穷困,他始终保存着它们,一直到踏上这最后的旅途。旅途比预想的更跌宕起伏,他一直没有使用冬眠舱,此刻却派上了意料不到的用场。
“我们怎么办?”布丁问。
“找个地方,让他活过来。”
“那一定要花很多钱。”
“我们会搞到钱。”
“那我的全息屏怎么办?”
“别给我油腔滑调的,这不是时候。这是大事。”李约素说完看着屏幕,那蜷曲的身子让李约素联想到母体中的胎儿。这是一个年轻人,看上去不会超过三十岁,略带稚气的脸上带着沉静的微笑,仿佛只是在熟睡。
是的,这是大事!一个被毁灭的环形世界,离奇的黑匣影像,强烈的爆炸,腐蚀,还有被杀死但却失踪的上万人口。这无疑是一件大事,也许是一件历史大事,也是一个谜,解开谜底的关键就在这个死去的年轻人身上。
“我们还要从飞船上拿点什么吗?”布丁问。
“拿点东西,证明我们到过这艘船。”李约素吩咐,他想了想,接着说:“切一个飞船上的家徽给我。另外,找一块腐蚀的样本,其他的,你看着办。”
“是,船长。”
李约素回到后舱打算休息一会儿,他觉得很累,然而却睡不着。闭上眼睛,脑海中就浮现出那死去的青年蜷曲的模样。他就在那儿,隔着几层金属和玻璃。高挺的额头和瘦弱的下巴,毫无疑问,这青年和那些人源自同一个血缘,他们曾经击败李约素,毁了他的人生。
他应该遗弃这具尸体,哪怕它还能复活——银河在上,冥冥之中自有天意,帮他报了仇。他应该在这艘船上大肆搜掠,然后扬长而去。但是,直觉告诉他,不能这么做。
真相,真相比一切都重要!
而且,还有沙达克。李约素想起沙达克17645急切的请求——带我去找沙达克。几乎所有的大船上都有一个沙达克,沙达克17645所指的显然不是随意的另一个,他指的是他的前身,那个把他分离出来的沙达克,这必然在雷电家族的某艘飞船上。难道这是宿命,他必须以一种完全不同的身分去寻找雷电家族,把尸体还给他们,然后告诉他们关于这里发生的一切?
这是大事!李约素突然有一种神圣的崇高感,他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的心情了。但是转眼间,他又嘲笑自己:一个不名一文,早就该死掉的老不死,还想什么大事。但也许这就是机会!命运的改变不过在一转念间。
他睁开眼,看着天花板。最后,他解开束缚,起身飘进前舱。
“布丁,情况怎么样?”
“机器人还在巡逻。这船上还真有些好东西。一把轻型等离子枪,居然还能用。至少,我们可以用它换一个全息屏。五套动力盔甲,用于舱外活动用,保存完好。我找到一个仓库,里边的设备大多数不能用,但是我拿到一些超导晶片。另外,波动引擎还可以用,可惜太大,我们没法带上……”
“我让你做的事都做完了?”李约素打断他。
“还在进行。我以为你会睡上八个小时。”
“快点去,先把我交代的事情做完。”
“好的。”
“找到我要的东西,封闭通道,然后离开。我们不能继续在这艘飞船上活动。”
“为什么?还有很多值钱的东西。”
“离开它。让它在那儿。”李约素不容置疑地说,他顿一顿,“也许我们会再回来。”
尽管不满意,布丁还是执行了命令。半个小时后,他向李约素报告完成了任务。对接舱门打开,李约素不经意间瞥了一眼——对接舱狭小的空间里琳琅满目,堆满各种玩意儿,三个小机器人人被挤在角落里,一动不动。李约素感到可笑,布丁居然捡来了这么多垃圾,但马上,他意识到这是布丁不断学习的结果——作为学习型主机,布丁慢慢地向他的要求靠拢——刚开始的时候,它从来不捡垃圾。
三个小机器人依次飞起来,舱壁上暗藏的门打开,小机器人依次飞进去。最后一个机器人突然转向,向着李约素飞来,它在李约素头顶盘旋,机械手从腹部取出一样东西,递过来。
李约素伸手接过。小机器人飞向暗舱,落位。
李约素看着握在手里的东西。那是方方正正的一块合金,上边有图案,是闪电徽章。
“船长,脱离程序进行。”布丁说。
李约素没有应声。他摩挲着手上这块金属,冰冷的金属上凝结着细细的水珠,长时间没有接触空气,骤然暴露在天狼星号湿润的空气中,金属发生了微弱的化学反应,表面仿佛蒙上了一层模糊的锈迹。李约素把它放在搁架上,固定好。
“船长,脱离程序进行。我们准备去哪里?”
“黄金星球。”
“我们去那里干什么?我捡了很多东西回来,可以找人卖了,换一点钱。”
李约素瞥了一眼布丁找回来的东西,“这些破烂赶紧处理掉。整个星球都是黄金,你还要这些破烂干什么,我们的飞船有载重限制。一百公斤黄金就可以换这艘船。”
布丁欢喜地叫起来:“怎么不早说?一吨黄金价值三百四十五万科尼尔盾。怪不得大家这么喜欢黄金。船长,你是说我只值三十四万?”
李约素没料到布丁居然问出这个问题,“你是布丁,伙计。没人能把你买走。”
“船长,你这么说真让人高兴。”
“别他妈的说恶心话。去黄金星球。”
“遵命,船长。我们会在六天后追上它。”
“另外,你要找个合适的地点进行弹跳准备。我们要尽快离开这个地方。”
“去哪里?”
“科尼尔星域,随便哪个星系,只要离开这个鬼地方。”
“要回老家,这真是太好了。”在李约素的潜移默化下,布丁一直把科尼尔星域称作老家,尽管他一出生就在伽玛星门,而且从来没有涉足过科尼尔。
“别高兴太早,我们要回到伽玛星门。就算从这些尘埃云的包围圈里跳出去,如果我们找不到合适的补给点,也就只能慢慢地开,等我们回到伽玛星门,老朋友恐怕都死光了。”
“这我倒没想到。我很想念那个酒吧的唱歌机器人。我还能听到他别的歌吗?”
唱歌机器人是李约素编造的故事,他给布丁放了一首歌,布丁不断追问他这是哪里来的歌。那是一艘老歌,李约素还真不知道这首歌从哪里来,被问得烦了,李约素随口告诉他那是酒吧的唱歌机器人唱的。
李约素没想到布丁居然还记得这个,他微微一愣,“你会有机会的。我们拿到黄金马上动身。”
“但是有一个问题。如果需要进行弹跳准备,空间曲度必须小于三。这个星球的空间曲度在五以上。如果我们靠近黄金星球,曲度会更大。”布丁说。
“怎么会这样!”李约素不满地嘀咕,他突然想起老K给他的告诫——这里可能有无数的黄金,然而除了那一次,从来没有人能从这里带走黄金。李约素相信关于黄金的传闻是真的,至于为什么没有人能从这里带走黄金,他并没有多想,在真正找到黄金之前,怎么把黄金带回去不是一个问题。再说,他的命已经不值钱,如果真的回不去,也不算什么。然而此刻,黄金星球已经近在眼前,而且他们还发现了一个环形世界的废墟。一个被攻击,被废弃的环形世界,这个消息本身就是无价之宝。天狼星号和他的性命无形中变得有价值起来,不管能不能带走黄金,他必须保证自己能活着回去。
然而,空间曲度五意味着宇宙膜高度扭曲,除非因为某种特殊的原因,否则平坦空间不可能一直保持这样的高度扭曲状态,在绝大多数情况下,这只是一种暂时的平静,扭曲随时可能反弹,空间随时可能颠覆。李约素心头涌起一股凉意。他的手指在屏幕上移动。
布丁大叫起来,“船长,你要干什么!”
“控制飞船,暂时和那个环形世界保持静止。”李约素说完切入直接控制,把布丁从巨库网络上断开。他不断地搜索,但是最后也没有找到明确结果,只有一个模糊的传闻——
“风暴号是唯一的见证者:王大为船长亲眼目睹了其他飞船的失陷。他描述风暴号所经历的一切:前一刻一切仍旧正常,我的飞船按照常规准备前往母舰整修,我们关闭了引擎,只保留电池动力,维持着通讯,等着母舰的牵引船。突然间所有的仪器突然失灵,兄弟飞船转眼间失去踪影,而下一刻,我就到了这里。风暴号所属的船队从蜘蛛星附近经过,风暴号从蜘蛛星附近漂移了六百光年,直接落在凤凰城附近,引起当地居民的强烈抗议。船队的其他飞船失踪,再也没有出现过,宇宙学家认为 可能是淼空间灾变直接吞没了它们。我们的宇宙膜并不完全均匀,包裹其中的淼空间可能会突破某些薄弱点,造成无法预计的后果。蜘蛛星及其附近区域可能正属于这种情况。这里的空间极不稳定,随时可能被颠覆。风暴号的船队正好遇上了一次空间颠覆。根据风暴号所受到的推动推测,此时的蜘蛛星和之前的观测完全不同,属于高度扭曲空间,无法通过空间弹跳靠近,有关的勘探只能停留在理论层面。”
传闻没有时间标签,谁也不知道这是发生在什么时代的事件。根据李约素的经验,传闻往往都是真的,空间颠覆把一切飞船都推入淼空间?那么现在,空间曲率上升了两个数量级,是否意味着天狼星号就处在一次颠覆中?如果如此,空间一旦弹性恢复,天狼星号将被抛到不知道哪个角落,也许更糟糕,直接被淼空间吞没,就此消失。
李约素让布丁重新接入巨库。
“布丁,根据空间曲度的变化,你能找出什么位置我们才能进行弹跳吗?”
“近位置曲度均匀,远方无法预计,半个光年范围内,曲度保持五,没有衰减。但是在黄金星球边缘,曲度增大。测算结果,黄金星球的曲度大大超过星球质量造成的空间扭曲。这看上去真奇怪,违反了基本物理规律。”
“恒星呢?恒星造成了多大的空间扭曲?”
“这里没有恒星。”
“什么?胡说八道,我明明看见了飞船,如果没有恒星,那是什么东西照亮它?”
“这里有很多发亮的星体。大小和黄金星球差不多。”
布丁把星星的图像显示在屏幕上,这些都是固体星球,它们体积不大,不应该发光,然而它们都发出强烈的光芒。光芒彼此掩盖,让它们看上去仿佛是一个巨大的球体。这些球体在快速地接近,再有几百年,它们就会完全碰撞在一切,形成一个巨球。
“这里没有恒星,但是中央区域有两百颗以上的星球,在引力作用下正加速聚集。光线就是从这些星球上发射出来。”
“它们怎么能发光?”李约素感到奇怪。
布丁沉默一小会儿,“我估计了几种可能性,可能性最大的一种是这些星球上有大量的放射性元素。放射性元素的裂变反应加热星球,让它发光。”
“不可思议……”
“这种可能性比宇宙中出现一个黄金星球要大得多。”
“怎么从来没有人提到过这种事!”李约素提高嗓门,“这简直太离奇了!”
“这样的放射性只能支持一百年,一百年以后,星球就会慢慢冷却下来,不再能发出可见光。当然它们仍旧具有放射性,时间和强度由元素半衰期决定。”
“你是说这些星球的年龄还不到一百年?”
“我不知道,但是从光谱分析和运动状况来看,它们的存在不应该超过一百三十年,否则早就聚集成团了。”
“妈的,这些东西难道是凭空出现的!”李约素一向不喜欢宇宙物理学,这门学科宣称,宇宙起源于大爆炸。这实际上是在说宇宙是无中生有的,这是李约素不喜欢的地方。然而,宇宙大爆炸毕竟是遥远遥远的过去,如果不喜欢,就可以置之不理,眼前的一切却更匪夷所思,而且无法回避。真空中长出星球,数以百计,这些星球都因为核裂变而发出灼热的光。“你是说一百三十年前,这些星球都不存在?”
“这是一种可能。”
“我已经被搞糊涂了。不过我不管,帮我找到离开这里的办法,我们要回伽玛星门。”
“没有能够进行弹跳的点。”
“难道我会被困死在这里?”
“你可以选择冬眠。天狼星号会向星系外围巡航,如果能找到平坦空间作为弹跳点,我会唤醒你。”
冬眠!这是曾经设计的最坏情况,然而李约素想起冬眠舱里的尸体,在这种情况下可不是什么好主意。
这块星域充满诡异,谁也不知道是不是会有更离奇的事发生。“我不会冬眠的。如果有突发情况,你根本应付不来。”
“那最好了,我也不喜欢一个人飞。下面怎么办,船长?是去探测黄金星球,还是出发去外围寻找平坦空间?”
“给我看看黄金星球。”
蓬松的星球出现在屏幕上。传说的黄金星球看上去糟糕透顶,无数的窟窿眼让它像个蜂巢。然而它确实是黄金的,光谱分析明确无误地指明了这一点。一个黄金筑就的太空蜂巢。
李约素沉默了半晌,最后说:“我们被困在这里了。”
“是的。”
“既然如此,去看看那个星球上到底发生了什么,距离也不算远。”
“遵命,船长。”
天狼星号调整航向,它将在六天后和黄金星球会合。李约素回到后舱休息。他喝了一个大球的咖啡,然后从舷窗望向环形飞船。环形飞船已经成了一个小小的白点,很快它将淡出肉眼可视范围。是不是天狼星号也会和这环形飞船一样,在这奇特多变的星域遭遇袭击,他会不会也像那艘大飞船上的人一样被杀死?李约素有些隐约的担心。然而一切都已经如此,也没有什么其他选择。
布丁在整理他的收获,控制舱不时传来一些碰撞。李约素感到心烦意乱,他关上舱门。
六天的旅途风平浪静,李约素甚至没有骂过布丁。六天里,他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:为什么这儿叫做蜘蛛星?布丁无法回答他,巨库中没有任何蛛丝马迹。看起来这个问题要追溯到很久很久之前。
也许只有最老的沙达克那里才有答案。
但是有一件事他已经大体确定。这里叫做蜘蛛星,或者GX188,TA9935……这里不是RH149,在任何星球索引中都不是。他们所见的只是被遗弃的飞船,而不是第一现场。
沙达克所提到的RH149到底在哪里?
第四章 黄金星球
天狼星号上只剩下最后一个探险机器人。
“这是最后一个小机器人,我不能冒这个险。”布丁咕哝地表达着不满。
“我会给你新的机器人,就让它再去一次。”李约素试着和布丁商量。
“不行。前两个全都有去无回。我总共就三个,已经失去两个了。”
“别啰嗦了,我说再送一个就再送一个。”李约素失去了耐性。
“不行。”布丁居然顶撞他,这是从来没有的事。
“布丁,我是船长。”
“飞船主机有义务对船长的非理智行为进行监督,在必要情况下促使其改正。银河漫游手册第二章,宇宙航行中必须遵守的原则。这是飞船主机的重要原则。”
“我理智得很,别拿那些无聊的规矩来说话,那没意义。我让你研究巨库不是让你找这些无聊的货色。”
“我觉得这很有道理。”
“扯蛋!”李约素大声吼起来,“你他妈的是我造的。”
“但是我是飞船主机。”布丁感到委屈,“你要给我足够的理由。”
“你要理由……”李约素几乎要哈哈大笑起来,然而他强忍下来,“你听着,我是船长,要对飞船负责。现在我们处于一个危险的空间,面对一个不可理解的星球。如果能跑,我们要赶紧跑。现在的问题是,是不是在逃跑之前,我们可以找到一点有价值的东西。这个星球有价值的东西很多,那些放射性星球,它们在发光,科学家对此可能有强烈的兴趣,我敢肯定那绝对超出了他们那些聪明的头脑的理解范畴。但是我们没有足够的能力把这些问题一个个搞清,所以只有挑重要的,能做的来解决。听明白了,第一是重要的,第二是能做的。至于小机器人,只要能逃出去我们就能搞得到,所以,相对而言,这并不重要。而且,说不定我们还能搞到点黄金。在某些星域,黄金还能够换到很多好东西。”
李约素盯着屏幕,“看着我。这理由足够了吗?”
屏幕上显示出布丁的脸,他望着李约素,表情很严肃。他郑重地点点头。
“那就快去,别他妈的磨磨蹭蹭。”
最后一个小机器人脱离天狼星号,向着黄金星球坠下去。小机器人没有强大的动力系统,只能在太空环境下工作,布丁临时给它加装了两个喷射管,可以抵消一部分加速度,然而前两个小机器人同样加装了喷射管,但它们消失了,突如其来的巨大加速让它们脱离了布丁的控制,最可能的结果是它们直接坠毁在星球表面。两次事故都发生在星球表面上空六千米。这一次,布丁精确地控制着喷射管,为了让小机器人不至于落到六千米以下,只有一个办法——在喷射管的燃料耗尽之前,让小机器人绕着星球飞起来。这不是一个好办法,李约素想让小机器人在星球表面着陆,然而如果不希望损失小机器人,这是唯一的办法。
小机器人镜头所过之处,的确遍地是黄金。布丁看不到那些黑黑的深不见底的窟窿。从远处看起来,这个星球都是孔洞,然而当天狼星号接近这星球,一切又都很正常。似乎那些孔洞只是幻觉而已。
星球表面上空六千五百米,小机器人停止下坠,凭借两个喷射管不断加速,它达到了卫星速度,绕着星球旋转。这个星球没有大气,飞行不会受到扰动,星球表面的信息一览无余。
黄金,黄金,还是黄金。小机器人绕着星球旋转一周,得到的信息少得可怜。
这个星球上全是黄金。虽然传闻一直这么说,李约素并没有当真,这不符合常识,他想事实应该是这个星球上富有金矿,但不至于整个星球都由黄金构成。当事实以传闻中的面目呈现在眼前,李约素咕哝着,“真他妈全是金子。竟然还有这样的星球!”
“布丁,看到没?真的全是金子。”
“看到了。这和巨库中的信息相符。”
“千奇百怪,无奇不有。那些宇宙学家有什么结论吗?”
“我的资料库里没有这方面的信息。有一则研究消息是关于星球形成原因的。萨博伊特尔,宇宙学家,这是一个访谈新闻。他认为这样的星球不可能是自然形成。”
“废话,这我都知道,还要宇宙学家干什么。”李约素不想就这个问题讨论下去,眼下首要的问题是怎么把金子带出去。
“布丁,再算一遍,寻找降落方案。”
“已经算过三遍了。”
“再算一遍。”李约素不耐烦地说,他知道布丁不会给出任何让人惊讶的结果,虽然布丁是一个逻辑受到限制的中枢,但对于这种计算问题,不会出差错,然而他仍旧想让布丁再算一遍。潜意识里,他盼着有点什么奇迹发生。
和这样一大坨黄金仅在咫尺,居然没有办法带点回去,这简直是一个银河笑话。
布丁还是给出否定的结论。
“好吧。”李约素看着金灿灿的星球,有些不甘心,然而无可奈何。突然间,他瞥到控制台上硕大的红色按钮。那是飞船紧急状态按钮,罩在四方的透明盒子里。这个按钮李约素永远不可能用得上,它只在飞船集群飞行时有用,一旦触发,飞船将进入被动模式,由主导飞船全面控制。这是为了战争目的设计的,天狼星号属于被淘汰的达门塔侦察飞船,这种被动控制装置仍旧保留着。在红色按钮旁,有几个稍小的按钮,那是武器控制。一个主意猛然涌上李约素心头。
“布丁!”他兴奋地大叫,“不能降落,我们就攻击它,把它炸一块下来,怎么样?”
布丁有些意外,但是很快回应,“我算算。”
“好好算算,只要能炸一小块出来就行。”李约素起身,他准备到后舱去喝咖啡。
布丁却马上给出了答案,“我们只有弱激光武器LLW3,从两万千米高度进行切割效果极差,而且就算切割完毕,也无法把它从星球上带出来。如果使用单次爆破,须要当量六十万特才能勉强让一些碎块达到卫星速度(注:特是常用能量单位,一般用于衡量武器威力,一特相当于六千四百万TNT当量)。我们没有炸弹。”
李约素刚起身又坐下来,带着一脸的无奈,“真的没有办法吗?”
布丁沉默着,他在不断地搜索天狼星号上所有物件,寻找可能,过了一小会儿,他说:“环形飞船上有这样的炸弹,但问题是我没办法操纵这些武器。”
李约素明白布丁的意思,每一个环形世界都会制造自己的武器,这些武器可能根据某种标准制造,也可能非常独特。但对于天狼星号和布丁,根本不可能使用环形世界的飞船武器,天狼星号无法和这些武器系统兼容。
“算了吧!”李约素有些悻然,站起身,准备去喝咖啡。
“船长,我有点新发现。”
“什么?”
“刚才计算爆炸方案时,我重新计量星球尺度。这个星球的大小有些出入。之前观测数据,星球直径应该是一千二百公里,但是根据小机器人绕行的数据,它的直径应该在两千公里左右。”
“怎么回事?”李约素皱着眉头。
“飞船仪器的测量结果,该星球直径在一千一百九十三千米到一千一百九十八千米之间,然而,小机器人绕行星球,却需要花费十五个小时,理论上,这个时间应该是九小时四十五分钟。”
空间实际距离和测量结果相去甚远,观察经常会欺骗你,但这符合某些李约素似曾相识的理论。“你是说这里是畸形空间?”李约素问。
“畸形空间?那是什么?”
李约素一时无话可说。布丁可以计算复杂的引力方程,也可以精确地控制飞船的飞行姿态,它拥有非凡的精密头脑,然而布丁的逻辑回路被设计成学习型,在正常情况下,他不会去记忆那些和经历无关的东西。
畸形空间是宇宙航行者的梦魇,对于淼空间潜行者,畸形空间仿佛大海中的暗礁,一旦碰上,船毁人亡,被宇宙悄然吞噬,连碎片都不会留下。(注:淼空间是亚空间的浅层,在人类对于亚空间的认识不足的时代,把亚空间称为淼空间,详细请见《五行传说》和《追光逐影》。)
“异型空间,卡特空间,或者印度空间,扭曲空间,弥诺陶洛斯空间,牛魔王空间……”李约素想了想,报出一长串名词,这些都是他所能记得的畸形空间命名。“找找看。”他没好气地说,说完起身,快速飘进了后舱,他想是否应该给布丁设置一个选择回路,平时保持在学习机状态,紧急时刻能够自动升级成全能模式。畸形空间也不是什么新鲜事,只要小心点就是了,但是满眼都是金子却就是拿不到,真叫人心烦。
李约素接连喝下两大团咖啡。胃里暖暖的,很舒服。郁闷的心情缓缓解开。
他回到控制舱,惊讶地发现布丁居然在画画。屏幕上布满线条,各种各样的线条以充满想象力的方式勾画出一张三维立体图。
“你在干什么?”李约素问。
布丁居然没有应声。
“你在干什么?!”李约素提高了声调。
屏幕突然变亮。一幅星图呈现在李约素眼前,漆黑的夜空,稀疏的几个亮点。
“我找了关于弥诺陶洛斯空间的解释。你说的对,这里的确是一个弥诺陶洛斯空间,我把这儿的空间曲率变化扫描出来,这可不容易,但是我做到了。和原先的观察不一样,这儿的空间曲率超过七,而且越接近星球表面,曲率上升越快。”
“曲率七?”李约素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按照十二级分法,曲率五是一颗行星能够达到的曲率极限。曲率七,至少要一颗中等恒星的质量才能造成这样的效应。眼前的星球就算全部由黄金构成,也远远不可能达到曲率七的质量要求。曲率七也意味着天狼星号没有机会离开这里,它的引擎无法支持飞船脱离曲率七的空间。
“这是怎么回事?你怎么能把飞船开到这样的地方!”李约素大声质问,仿佛布丁是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。
“我不知道。”布丁万分委屈,“先前曲率明明只有五,还略小。”
“如果空间曲率这么大变化,至少我们应该能感觉到加速。你连这个也没监测到?”
“没有任何额外加速度。”布丁说得很肯定。在不知不觉中,空间曲率增大了几百倍,而飞船却没有受到任何影响。这比天垂星在一瞬间被抛到伽玛星门还要飘渺。
李约素稍稍控制情绪。布丁不会胡说,只是这里的空间过于奇特。他把屏幕切换成外景,黄金星球仍旧金光闪闪,保持着静默。他可以看到小机器人发出的火光,正没入星球的另一面。
这个星系充满诡异——死亡的环形世界,随时可能颠覆的扭曲空间,畸形的黄金星球,数以百计发光的放射性星球。一切都让人感到不安。
越早离开越好。
“召回小机器人。我们离开这里。”
布丁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很高兴地执行指示,“小机器人失去了联系。”
“什么?”
“我们没有办法离开。”
“什么?”
“它正在变化……真是太让人惊讶了!”
“说得明白一点,别吞吞吐吐。”
“这个星球,或者星球所在的空间正在膨胀。小机器人在十秒钟前失去联系。我观察到了爆炸,原因可能是星球的重力场变化引起扭曲,它被引力波动撕碎。”
李约素猛然抬头,“你是说引力波?”
“我怀疑是这样。小机器人没有任何故障,然而突然间完全碎裂。星球正在膨胀,而且我们所处的重力场也在增强。我已经明确感受到空间曲率的变化,引力振荡正在发生,引力波随时可能形成。”布丁说完默不做声。
引力波是空间扭曲的产物,只有极度的空间扭曲,才能激发引力波。这是一种无可抗拒的力量,引力波传递空间扭曲,强大的空间扭曲直接将飞船扭转,变形,而当引力波过去,被蹂躏的飞船即刻分崩离析。这样的攻击无法抵挡,只能逃避。幸运的是,引力波的威胁范围极其有限,哪怕最强大的引力波也无法传递出三十个光秒。引力波并不仅仅在正常空间中传播,根据某些科学家的推测,巨大的能量可能湮没在淼空间波动中,或者直接从宇宙膜泄漏出去,进入虚空的狄拉克海。
李约素对于引力波了解得并不多,然而他知道这是宇宙中最致命的武器,天狼星号面临生死关头。重力场在短短几十秒内增大了三个标准加速度,按照引力波的标准,非常轻微,但这只是先兆,致命的袭击随时会到来。
强大的加速把李约素牢牢摁在椅子上。李约素稳住心神,在椅子上坐下。他曾经无数次面对生死关头,一丝慌乱可能就会导致死亡,越是这样的时刻,越需要冷静。虽然机会并不大,然而如果失去冷静,那么就一星半点机会也不会剩下。
“布丁,所有外部通道关闭,除了主摄像,其他通讯一律缩回。”
“遵命,船长。”
“飞船调整速度,尽量保持和行星距离。内部所有通道关闭。”
“遵命,船长。”
“飞船姿势调整,控制舱向外,尾部朝向行星。全速拉开距离。”
“船长,飞船中轴长度是十八米,但是宽度只有六米,这样的姿势更容易被引力波摧毁。”
“连小机器人都被揉碎了,如果波动传递到天狼星号,我们不会有救。”李约瑟不容置疑地说,“全速向外跑,多一点距离,就多一点希望。尽量向外跑。”
“遵命,船长。”
天狼星号向着远离黄金星球的方向开足马力,聚变引擎输出最大的功率,疯狂地推动着飞船。在它身后,原本金灿灿的星球已经变得异常昏暗,它正向外扩张,仿佛一个无底的黑洞。骤然间,它又收缩回去,然后又开始扩张,不断反复,仿佛一颗正在跳动的心脏,然而每一次扩张的范围却越来越大。
“船长,我害怕。”布丁说。
“别怕。”李约素安慰他,“我在这里呢。”
“我们会死吗?”布丁问。
“不会的。”李约素毫不犹豫地回答,“再说,死有什么可怕的?只不过是睡过去。”
“我没有睡过。”
“别怕,我和你在一起。”
李约素一边随口安慰着布丁,一边观看屏幕。星球的尺度在快速膨胀,虽然每一次膨胀之后总会收缩,却一次比一次更庞大。那不能被称为星球,它更像一个空洞,黄金荡然无存,宇宙仿佛在瞬间翻转,把星球挪到它处,留下一块触目惊心的伤疤。更让人心惊肉跳的是环绕星球的一层晕圈,光线在此处变得弯折,甚至反射,它以恒定的速度向外扩张,亮度越来越大,以至于中央的黑色空洞被光芒掩盖不见。引力波显示了自身的存在,它像一个从容不迫的杀手,毫不在意自己的暴露,用一种漠然的态度扫除所经过的一切。
李约素从来没有见到这样的宇宙奇景,但此刻他顾不得欣赏。
逃命,逃命!然而他没有任何手段能够逃,只有听天由命。
“布丁,可能我们真要死了。”李约素说。
“我害怕。”
“谢谢你一路上陪着我。”
“为船长服务是我的职责。”
“好吧,布丁,我要告诉你一句话……”李约素盯着已经逼近到几百米外的光球,他觉得这是最后告别的时候了。
突然之间,耀眼的光球仿佛晨雾般散去。李约素还没有明白怎么回事,无底的黑洞仿佛猛兽一般向着天狼星号扑过来!
这是一个时空隧道!李约素的第一反应如此。
“关闭所有动力!”李约素对布丁下达紧急命令。已经太晚了,飞船的引擎仍旧喷射着蓝色火焰。转眼间,火焰被黑暗吞噬。
黑球急剧收缩,转眼间什么都没剩下。黄金星球,天狼星号,仿佛从未在此存在过。
远方,数以百计的放射性星球仍旧在熠熠发光。

 

幻想商城



Leave A Response »

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.